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热点

长城基金韩浩:未来几年是中国股市黄金期

时间:2019-05-31 11:41:03 来源:十大头条综合

  长城基金投资总监韩浩认为:未来几年是中国股市黄金期 “股市涨跌都是很正常的。大盘跌是好事,它给个人及机构投资者都提供了买入良机。”

  长城基金投资总监韩浩保持了对市场一如既往的信心,在他看来,目前市场调整是正常的,“今年上半年市场高涨的状况对投资者来说不一定是好事,把投资者的胃口都吊了起来,从而造成两个误区:一是对市场短期的涨幅预期过高,二是弱化了应有的风险意识。”  他认为,经过上半年的连续上涨,短期内股市估值水平大幅提升的空间有限,调整是必然也是“休养生息”的过程。韩浩指出,市场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估值水平会变得更加合理,同时市场的下行空间也将有限;另外,具有自主创新能力的上市公司

,由于内需旺盛、市场空间大等因素支撑,还可以给予更高的估值,这样的市场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

暗黑者1韩灏为什么要被抓

1、他杀了邓骅,而且以前的事情也被别人知道了,是不是薛天不清楚,反正原著里不是,在没在一起也不清楚,原著里梁音在龙州,没有在省城。

2、陷入Darker设计的圈套而杀人,从此沦为逃犯,为第二季埋下伏笔。

3、在刺杀邓桦的时候,darker让他误认为自己就在邓桦的队伍中,韩灏为了将darker击毙,不择手段的突然开枪,却没料到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杀死的是邓桦。

扩展资料:

韩灏是小说《死亡通知单》与《死亡通知单之宿命》中登场的虚拟人物,也是网剧《暗黑者》与《暗黑者2》中登场的虚拟角色,由李岷城饰演。

网络电视剧《暗黑者》是电视剧《死亡通知单》的第一季,改编自周浩晖的畅销小说《死亡通知单》,并延续原著的“暗黑哥特风”。

影片是由导演周琳皓执导,郭京飞、李倩、甘露、李岷城主演,并由慈文传媒投资,腾讯影视出品。

参考资料:百度百科-韩灏

夏侯惇为什么叫做肉票将军?请告诉具体事迹好不?

出处在此:

夏侯惇字元让,沛国谯人,夏侯婴之后也。年十四,就师学,人有辱其师者,惇杀之,由是以烈气闻。太祖初起,惇常为裨将,从征伐。太祖行奋武将军,以惇为司马,别屯白马,迁折冲校尉,领东郡太守。太祖征陶谦,留惇守濮阳。张邈叛迎吕布,太祖家在鄄城,惇轻军往赴,适与布会,交战。布退还,遂入濮阳,袭得惇军辎重。遣将伪降,共执持惇,责以宝货,惇军中震恐。惇将韩浩乃勒兵屯惇营门,召军吏诸将,皆案甲当部不得动,诸营乃定。遂诣惇所,叱持质者曰:“汝等凶逆,乃敢执劫大将军,复欲望生邪!且吾受命讨贼,宁能以一将军之故,而纵汝乎?”因涕泣谓惇曰:“当奈国法何!”促召兵击持质者。持质者惶遽叩头,言“我但欲乞资用去耳”!浩数责,皆斩之。惇既免,太祖闻之,谓浩曰:“卿此可为万世法。”乃著令,自今已后有持质者,皆当并击,勿顾质。由是劫质者遂绝。

简单解释就是:

曹操征陶谦,夏侯惇留守,结果被吕布袭击劫持了,想以他为质要挟曹军,结果被曹将韩浩怒责之,坚决不从。后来,夏侯惇得以归来,曹操却大夸韩浩,并号令以后有用人质要挟者,一律格杀,不用顾及人质安全。从此绑票者大减。

夏侯惇由此被称之为“肉票将军”矣

暗黑者2为什么韩灏会被抓,熊原又怎么生病了?

第一季里韩灏叛变了,貌似因为darker抓到了他的把柄(韩灏过去有个搭档,有一次执行完任务,他的搭档拉着他去喝了酒,之后遇上歹徒,在追击歹徒的时候,发生了枪战,结果韩灏因为喝了酒,结果枪没打准,把他的搭档打伤了,后来大概怕上面追究,就干脆杀了他的搭档?具体的我也记不大清了)

后来韩灏想找机会除掉darker,结果没想到中了darker的圈套,在众目睽睽之下替darker杀掉了受刑人

熊原是被韩灏用炸弹给炸伤昏迷的

三国演义第三十九回赏析

却说孙权督众攻打夏口,黄祖兵败将亡,情知守把不住,遂弃江夏,望荆州而走。甘宁

料得黄祖必走荆州,乃于东门外伏兵等候。祖带数十骑突出东门,正走之间,一声喊起,甘

宁拦住。祖于马上谓宁曰:“我向日不曾轻待汝,今何相逼耶?”宁叱曰:“吾昔在江夏,

多立功绩,汝乃以劫江贼待我,今日尚有何说!”黄祖自知难免,拨马而走。甘宁冲开士

卒,直赶将来,只听得后面喊声起处,又有数骑赶来。宁视之,乃程普也。宁恐普来争功,

慌忙拈弓搭箭,背射黄祖,祖中箭翻身落马;宁枭其首级,回马与程普合兵一处,回见孙

权,献黄祖首级。权命以木匣盛贮,待回江东祭献于亡父灵前。重赏三军,升甘宁为都尉。

商议欲分兵守江夏。张昭曰:“孤城不可守,不如且回江东。刘表知我破黄祖,必来报仇;

我以逸待劳,必败刘表;表败而后乘势攻之,荆襄可得也。”权从其言,遂弃江夏,班师回

江东。

苏飞在槛车内,密使人告甘宁求救。宁曰:“飞即不言,吾岂忘之?”大军既至吴会,

权命将苏飞袅首,与黄祖首级一同祭献。甘宁乃入见权,顿首哭告曰:“某向日若不得苏

飞,则骨填沟壑矣,安能效命将军麾下哉?今飞罪当诛,某念其昔日之恩情,愿纳还官爵,

以赎飞罪。”权曰:“彼既有恩于君,吾为君赦之。但彼若逃去奈何?宁曰:“飞得免诛

戮,感恩无地,岂肯走乎!若飞去,宁愿将首级献于阶下。”权乃赦苏飞,止将黄祖首级祭

献。祭毕设宴,大会文武庆功。

正饮酒间,忽见座上一人大哭而起,拔剑在手,直取甘宁。宁忙举坐椅以迎之。权惊视

其人,乃凌统也,因甘宁在江夏时,射死他父亲凌操,今日相见,故欲报仇。权连忙劝住,

谓统曰:“兴霸射死卿父,彼时各为其主,不容不尽力。今既为一家人,岂可复理旧仇?万

事皆看吾面。”凌统即头大哭曰:“不共戴天之仇,岂容不报!”权与众官再三劝之,凌统

只是怒目而视甘宁。权即日命甘宁领兵五千、战船一百只,往夏口镇守,以避凌统。宁拜

谢,领兵自往夏口去了。权又加封凌统为承烈都尉。统只得含恨而止。东吴自此广造战船,

分兵守把江岸;又命孙静引一枝军守吴会;孙权自领大军,屯柴桑;周瑜日于鄱阳湖教练水

军,以备攻战。

话分两头。却说玄德差人打探江东消息,回报:“东吴已攻杀黄祖,现今屯兵柴桑。”

玄德便请孔明计议。正话间,忽刘表差人来请玄德赴荆州议事。孔明曰:“此必因江东破了

黄祖,故请主公商议报仇之策也。某当与主公同往,相机而行,自有良策。”玄德从之,留

云长守新野,令张飞引五百人马跟随往荆州来。玄德在马上谓孔明曰:“今见景升,当若何

对答?”孔明曰:“当先谢襄阳之事。他若令主公去征讨江东,切不可应允,但说容归新

野,整顿军马。”玄德依言。

来到荆州,馆驿安下,留张飞屯兵城外,玄德与孔明入城见刘表。礼毕,玄德请罪于阶

下。表曰:“吾已悉知贤弟被害之事。当时即欲斩蔡瑁之首,以献贤弟;因众人告危,故姑

恕之。贤弟幸勿见罪。”玄德曰:“非干蔡将军之事,想皆下人所为耳。”表曰:“今江夏

失守,黄祖遇害,故请贤弟共议报复之策。”玄德曰:“黄祖性暴,不能用人,故致此祸。

今若兴兵南征,倘曹操北来,又当奈何?”表曰:“吾今年老多病,不能理事,贤弟可来助

我。我死之后,弟便为荆州之主也。”玄德曰:“兄何出此言!量备安敢当此重任。”孔明

以目视玄德。玄德曰:“容徐思良策。”遂辞出。

回至馆驿,孔明曰:“景升欲以荆州付主公,奈何却之?”玄德曰:“景升待我,恩礼

交至,安忍乘其危而夺之?”孔明叹曰:“真仁慈之主也!”正商论间,忽报公子刘琦来

见。玄德接入。琦泣拜曰:“继母不能相容,性命只在旦夕,望叔父怜而救之。”玄德曰:

“此贤侄家事耳,奈何问我?”孔明微笑。玄德求计于孔明,孔明曰:“此家事,亮不敢与

闻。”少时,玄德送琦出,附耳低言曰:“来日我使孔明回拜贤侄,可如此如此,彼定有妙

计相告。”琦谢而去。

次日,玄德只推腹痛,乃浼孔明代往回拜刘琦。孔明允诺,来至公子宅前下马,入见公

子。公子邀入后堂。茶罢,琦曰:“琦不见容于继母,幸先生一言相救。”孔明曰:“亮客

寄于此,岂敢与人骨肉之事?倘有漏泄,为害不浅。”说罢,起身告辞。琦曰:“既承光

顾,安敢慢别。”乃挽留孔明入密室共饮。饮酒之间,琦又曰:“继母不见容,乞先生一言

救我。”孔明曰:“此非亮所敢谋也。”言讫,又欲辞去。琦曰:“先生不言则已,何便欲

去?”孔明乃复坐。琦曰:“琦有一古书,请先生一观。”乃引孔明登一小楼,孔明曰:

“书在何处?”琦泣拜曰:“继母不见容,琦命在旦夕,先生忍无一言相救乎?”孔明作色

而起,便欲下楼,只见楼梯已撤去。琦告曰:“琦欲求教良策,先生恐有泄漏,不肯出言;

今日上不至天,下不至地,出君之口,入琦之耳:可以赐教矣。”孔明曰:“疏不间亲,亮

何能为公子谋?琦曰:“先生终不幸教琦乎!琦命固不保矣,请即死于先生之前。”乃掣剑

欲自刎。孔明止之曰:“已有良策。”琦拜曰:“愿即赐教。”孔明曰:“公子岂不闻申

生、重耳之事乎?申生在内而亡,重耳在外而安。今黄祖新亡,江夏乏人守御,公子何不上

言,乞屯兵守江夏,则可以避祸矣。”琦再拜谢教,乃命人取梯迭孔明下楼。孔明辞别,回

见玄德,具言其事。玄德大喜。

次日,刘琦上言,欲守江夏。刘表犹豫未决,请玄德共议。玄德曰:“江夏重地,固非

他人可守,正须公子自往。东南之事,兄父子当之;西北之事,备愿当之。”表曰:“近闻

曹操于邺郡作玄武池以练水军,必有南征之意,不可不防。”玄德曰“备已知之,兄勿忧

虑。”遂拜辞回新野。刘表令刘琦引兵三千往江夏镇守。却说曹操罢三公之职,自以丞相兼

之。以毛玠为东曹掾,崔琰为西曹掾,司马懿为文学掾。懿字仲达,河内温人也。颍川太守

司马隽之孙,京兆尹司马防之子,主簿司马朗之弟也。自是文官大备,乃聚武将商议南征。

夏侯敦进曰:“近闻刘备在新野,每日教演士卒,必为后患,可早图之。”操即命夏侯敦为

都督,于禁、李典、夏侯兰、韩浩为副将,领兵十万,直抵博望城,以窥新野。荀彧谏曰:

“刘备英雄,今更兼诸葛亮为军师,不可轻敌。”敦曰:“刘备鼠辈耳,吾必擒之。”徐庶

曰:“将军勿轻视刘玄德。今玄德得诸葛亮为辅,如虎生翼矣。”操曰:“诸葛亮何人

也?”庶曰:亮字孔明,道号卧龙先生。有经天纬地之才,出鬼入神之计,真当世之奇才,

非可小觑。”操曰:“比公若何?”庶曰:“庶安敢比亮?庶如萤火之光,亮乃皓月之明

也。”夏侯敦曰:“元直之言谬矣。吾看诸葛亮如草芥耳,何足惧哉!吾若不一阵生擒刘

备,活捉诸葛,愿将首级献与丞相。”操曰:“汝早报捷书,以慰吾心。”敦奋然辞曹操,

引军登程。却说玄德自得孔明,以师礼待之。关、张二人不悦,曰:“孔明年幼,有甚才

学?兄长待之太过!又未见他真实效验!”玄德曰:“吾得孔明,犹鱼之得水也。两弟勿复

多言。”关、张见说,不言而退,一日,有人送蠫牛尾至。玄德取尾亲自结帽。孔明入见,

正色曰:“明公无复有远志,但事此而已耶?”玄德投帽于地而谢曰:“吾聊假此以忘忧

耳。”孔明曰:“明公自度比曹操若何?”玄德曰:“不如也。”孔明曰:“明公之众,不

过数千人,万一曹兵至,何以迎之?”玄德曰:“吾正愁此事,未得良策。”孔明曰:“可

速招募民兵,亮自教之,可以待敌。”玄德遂招新野之民,得三千人。孔明朝夕教演阵法。

忽报曹操差夏侯敦引兵十万,杀奔新野来了。张飞闻知,谓云长曰:“可着孔明前去迎

敌便了。”正说之间,玄德召二人入,谓曰:”夏侯敦引兵到来,如何迎敌?”张飞曰:

“哥哥何不使水去?”玄德曰:“智赖孔明,勇须二弟,何可推调?”关、张出,玄德请孔

明商议。孔明曰:“但恐关、张二人不肯听吾号令;主公若欲亮行兵,乞假剑印。”玄德便

以剑印付孔明,孔明遂聚集众将听令。张飞谓云长曰:“且听令去,看他如何调度。”孔明

令曰:“博望之左有山,名曰豫山;右有林,名曰安林:可以埋伏军马。云长可引一千军往

豫山埋伏,等彼军至,放过休敌;其辎重粮草,必在后面,但看南面火起,可纵兵出击,就

焚其粮草。翼德可引一千军去安林背后山谷中埋伏,只看南面火起,便可出,向博望城旧屯

粮草处纵火烧之。关平、刘封可引五百军,预备引火之物,于博望坡后两边等候,至初更兵

到,便可放火矣。”又命:“于樊城取回赵云,令为前部,不要赢,只要输,主公自引一军

为后援。各须依计而行,勿使有失。”云长曰:“我等皆出迎敌,未审军师却作何事?”孔

明曰:“我只坐守县城。”张飞大笑曰:“我们都去厮杀,你却在家里坐地,好自在!”孔

明曰:“剑印在此,违令者斩!”玄德曰:“岂不闻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二弟不

可违令。”张飞冷笑而去。云长曰:“我们且看他的计应也不应,那时却来问他未迟。”二

人去了。众将皆未知孔明韬略,今虽听令,却都疑惑不定。孔明谓玄德曰:“主公今日可便

引兵就博望山下屯住。来日黄昏,敌军必到,主公便弃营而走;但见火起,即回军掩杀。亮

与糜竺、糜芳引五百军守县。”命孙乾、简雍准备庆喜筵席,安排功劳簿伺候。派拨已毕,

玄德亦疑惑不定。

却说夏侯敦与于禁等引兵至博望,分一半精兵作前队,其余尽护粮车而行。时当秋月,

商飙徐起。人马趱行之间,望见前面尘头忽起。敦便将人马摆开,问向导官曰:“此向是何

处?”答曰:“前面便是博望城,后面是罗川口。”敦令于禁、李典押住阵脚,亲自出马阵

前。遥望军马来到,敦忽然大笑。众问:“将军为何而笑?”敦曰:“吾笑徐元直在丞相面

前,夸诸葛亮为天人;今观其用兵,乃以此等军马为前部,与吾对敌,正如驱犬羊与虎豹斗

耳!吾于丞相前夸口。要活捉刘备、诸葛亮,今必应吾言矣。”遂自纵马向前。赵云出马。

敦骂曰:“汝等随刘备,如孤魂随鬼耳!”云大怒,纵马来战。两马相交,不数合,云诈败

而走。夏侯敦从后追赶。云约走十余里,回马又战。不数合又走。韩浩拍马向前谏曰:“赵

云诱敌,恐有埋伏。”敦曰:“敌军如此,虽十面埋伏,吾何惧哉!”遂不听浩言,直赶至

博望坡。一声炮响,玄德自引军冲将过来,接应交战。夏侯敦笑谓韩浩曰:“此即埋伏之兵

也!吾今晚不到新野,誓不罢兵!”乃催军前进。玄德、赵云退后便走,时天色已晚,浓云

密布,又无月色;昼风既起,夜风愈大。夏侯敦只顾催军赶杀。于禁、李典赶到窄狭处,两

边都是芦苇。典谓禁曰:“欺敌者必败。南道路狭,山川相逼。树木丛杂,倘彼用火攻,奈

何?”禁曰:“君言是也。吾当往前为都督言之;君可止住后军。”李典便勒回马,大叫:

“后军慢行!”人马走发,那里拦当得住?于禁骤马大叫:“前军都督且住!”夏侯敦正走

之间,见于禁从后军奔来,便问何故。禁曰:“南道路狭,山川相逼,树木丛杂,可防火

攻。”夏侯敦猛省,即回马令军马勿进。言未已,只听背后喊声震起,早望见一派火光烧

着,随后两边芦苇亦着。一霎时,四面八方,尽皆是火;又值风大,火势愈猛。曹家人马,

自相践踏,死者不计其数。赵云回军赶杀,夏侯敦冒烟突火而走。且说李典见势头不好,急

奔回博望城时,火光中一军拦住。当先大将,乃关云长也。李典纵马混战,夺路而走。于禁

见粮草车辆,都被火烧,便投小路奔逃去了。夏侯兰、韩浩来救粮草,正遇张飞。战不数

合,张飞一枪刺夏侯兰于马下。韩浩夺路走脱。直杀到天明,却才收军。杀得尸横遍野,血

流成河。后人有诗曰:“博望相持用火攻,指挥如意笑谈中。直须惊破曹公胆,初出茅庐第

一功!”夏侯敦收拾残军,自回许昌。却说孔明收军。关、张二人相谓曰:“孔明真英杰

也!”行不数里,见糜竺、糜芳引军簇拥着一辆小车。车中端坐一人,乃孔明也。关、张下

马拜伏于车前。须臾,玄德、赵云、刘封、关平等皆至,收聚众军,把所获粮草辎重,分赏

将士,班师回新野,新野百姓望尘遮道而拜,曰:“吾属生全,皆使君得贤人之力也!”孔

明回至县中,谓玄德曰:“夏侯敦虽败去,曹操必自引大军来。”玄德曰:“似此如之奈

何?”孔明曰:“亮有一计,可敌曹军。”正是:破敌未堪息战马,避兵又必赖良谋。未知

其计若何,且看下回分解。

赏析建安十二年,公元207年。

刘备46岁了,顶着“汉宜城亭侯、左将军、领豫州牧、皇叔”的头衔,一事无成。

那年初冬,刘备拖着疲惫的身躯,赶往隆中乡间。这一次他拜访的是一位足足比自己小二十岁的年轻人。刘备的前半生拜访过很多人,也有许多人才在身边来来往往。他不知道自己这一次的结果会是什么。政治就像投资,风险时时刻刻存在。好在蜗居新野县城的刘备有的是时间成本。可是他的坚持感动了上天,这一次刘备成为一段佳话的主角,他的事业因此转机。

那个年轻人叫诸葛亮。诸葛亮是谁?在隆中农村,他是个小有名气的读书人。因为他迎娶了一位丑到相当程度的媳妇——黄氏。乡间盛传“莫学孔明择妇,止得阿承丑女”。我们不知道见惯汉宫美女的刘备有没有在茅庐中被黄氏的相貌吓着。我们更大的疑问是,刘备为什么会甘冒被黄脸婆惊吓的危险,一而再再而三地求见只有26岁、名不见经传的“一介布衣”——诸葛亮。因为诸葛亮才华出众?

不。刘备纵横天下二十多年,见过的谋臣名士、一代宗师不下百人。诸葛亮只是一名被人推荐的乡下书生而已。刘备不必礼贤下士至此。所谓的“政治才干”是在刀光血影和尔虞吾诈中学来的,不是26岁的书生从书中看出来的。

真正的原因是:拜访诸葛亮给刘备带来巨大的现实利益。 现代人很轻易地被《出师表》中的“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的自谦所欺骗,以为诸葛亮当时真的是一介布衣,是名小自耕农。事实上,诸葛亮的确在隆中耕耘过花花草草,因为这是汉末世族阶层的雅兴之一。

《三国志。诸葛亮传》对诸葛亮早期生涯描述非常简略:汉司隶校尉诸葛丰后也。父圭,字君贡,汉末为太山都丞。亮早孤,从父玄为袁术所署豫章太守,玄将亮及亮弟均之官。会汉朝更选朱皓代玄。玄素与荆州牧刘表有旧,往依之。玄卒,亮躬耕陇亩,好为《梁父吟》。身高八尺,每自比于管仲、乐毅,时人莫之许也。惟博陵崔州平、颍川徐庶元直与亮友善,谓为信然。

这段话的意思是诸葛亮是汉朝司隶校尉诸葛丰的后人。司隶校尉是负责京师及其周边地区行政、治安、军事的长官,比一般的省部级官员地位要高得多。可见诸葛亮也是世家子弟。他父亲叫诸葛圭,在东汉末年担任过太山都丞,这是郡一级的中级官员。当时诸葛家辉煌不在,但也还不算没落。遗憾的是,诸葛圭早逝,诸葛亮等被叔叔诸葛玄抚养。诸葛玄是大军阀袁术所任命的豫章(今江西大部地区)太守,就带着诸葛亮和弟弟诸葛均迁移到了南方。可诸葛玄的官位不久为朝廷正式任命的朱皓所取代,只好去投靠旧友刘表,并在诸葛亮17岁的时候死在了荆州。诸葛亮一直到叔父死后才迁移到荆州隆中稳定下来,他儿时的生活是汉末动荡社会的写照。伟人的传记自然少不了传主少有大志的记载。《三国志》中诸葛亮就被记载少年时期自比管仲、乐毅。可惜只有他的好朋友崔州平和徐元直两人相信。

我们再看诸葛亮的哥哥诸葛瑾的传记。《三国志。诸葛瑾传》载:诸葛瑾字子瑜,琅琊阳都人也。汉末避乱江东。值孙策卒,孙权姊婿曲阿弘咨见而异之,荐之於权,与鲁肃等并见宾待,后为权长史,转中司马。

裴松之注解道:吴书曰:其先葛氏,本琅琊诸县人,后徙阳都。阳都先有姓葛者,时人谓之诸葛,因以为氏。瑾少游京师,治毛诗、尚书、左氏春秋。遭母忧,居丧至孝,事继母恭谨,甚得人子之道。风俗通曰:葛婴为陈涉将军,有功而诛,孝文帝追录,封其孙诸县侯,因并氏焉。此与吴书所说不同。诸葛瑾的正传记载诸葛亮兄弟三人的经历大同小异。诸葛瑾很早就搭上孙权姐夫弘咨的关系去江东做官了。传记中还透露了两条信息。一条是诸葛亮祖先姓葛,因为经常住在琅琊(今山东)诸县,所以复姓诸葛。诸葛家的具体籍贯是山东琅琊阳都县。诸葛圭在诸葛瑾生母逝世后,曾经续弦。同时这段注解似乎透露出日后各事其主的兄弟两并未生活在一起的暗号,感情疏松。

可爱的裴松之似乎觉得诸葛丰作为诸葛亮的远祖还不够格,搬出了秦末的将军葛婴,还说西汉文帝追封其子孙为诸侯——诸县侯。但他自己也觉得这一说法不太可信。

不管怎么说吧,诸葛亮早年生活是曲折了点,但他的世族子弟身份是确定的。读者会问了:世家子弟多了去了。何况诸葛亮还是因战乱从北方流落荆州的外来户,他有什么刘备特别需要的价值?17岁的诸葛亮可不是普通的外来世族。在后来短短的十年时间里(公元198~207年),他深深地融入了荆州统治阶层之中,成为人际网络重要的一个点。

世族门阀政治开始于汉朝,盛行于三国,鼎盛于东晋,衰落于唐宋。东汉时期世代为官的世家和乡里大族掌握政权和选举权。如汝南袁家、弘农杨氏等,门生故吏遍布天下。他们以儒教文艺相标榜,抨击时政、品评人物,形成了强大的社会阶层。非世族子弟的曹操年轻的时候就死皮赖脸地往这个圈子里蹭,被人骂了一句“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反而兴奋地蹦蹦跳跳,名声大振。 东汉末年,荆州襄阳一带是世族大家集中的地方。统治荆州的是大军阀刘表。刘表(公元142~208年)字景升,山阳高平(今山东邹城)人。世家子弟出身,从小就在圈子内被吹捧为“八友”之一。献帝初平元年(190年)出任荆州刺史,治都襄阳。刘表成功地取得了本地地主力量的支持,统治荆州长达十八年。建安十三年,曹操南征,表病死。曹军到襄阳,刘表子刘琮举州降。

支持刘表的主要是荆州本地世族势力蒯家和蔡家。蒯良、蒯越掌管荆州行政财政,蔡瑁控制荆州军队。刘表还与蔡家联姻,巩固统治。除了13 这两大世族外,荆州还有庞家(庞德公:颇有名望的头面人物,经常品评人物;庞统:庞德公的侄子,名望显著),黄家(黄承彦:沔南名士),马家(兄弟五人,并有才名。马良:乡里为之谚曰“马氏五常,白眉最良”;其弟马谡以才干著称),习家(习祯:“有*,善谈论,名亚庞统,而在马良之右”)。各家相互联姻,如习祯将妹妹嫁给庞家子弟庞林为妻,蔡瑁迎娶黄承彦的姐姐为妻,结成错综复杂的关系网络。对于流落荆州的中原世族子弟,因为现实利益分配的考虑,本地世族势力是排斥的。刘表政权也点缀了少量外来势力,但都闲置不用。诸葛亮就是多数失意的北方世族子弟之一。

可是别忘了,关系是人创造出来的。诸葛亮就是编织人际关系网络的高手。

央视版《三国演义》演员表 ?

1、孙彦军 饰 刘备

简介:蜀汉人物:字玄德,史称蜀汉先主、昭烈帝。

2、许娣 饰 甘夫人(《群雄逐鹿》)

简介:刘备之妻,刘禅之母。

3、郭淑萍 饰 甘夫人(《赤壁鏖战》)

简介:刘备之妻,刘禅之母。

4、伊淑芳 饰 糜夫人(《群雄逐鹿》)

简介:刘备之妻,糜竺之妹。

5、王璐瑶 饰 糜夫人(《赤壁鏖战》)

简介:刘备之妻,糜竺之妹,后投井自尽。

6、赵越 饰 孙夫人

简介:刘备之妻,孙权之妹。

7、陈婧 饰 刘禅(童年)

简介:字公嗣,刘备之子,史称蜀汉后主。

8、李华彤 饰 刘禅(少年)

简介:字公嗣,刘备之子,史称蜀汉后主。

9、李铁 饰 刘禅(青年)

简介:字公嗣,刘备之子,史称蜀汉后主。

10、鲁继先 饰 刘禅(中年)

简介:字公嗣,刘备之子,史称蜀汉后主。

扩展资料:

84集电视连续剧《三国演义》根据中国古典文学四大名著之一的《三国演义》改编,由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中央电视台制作,王扶林担任总导演,蔡晓晴、张绍林、孙光明、张中一、沈好放任分部导演,孙彦军、唐国强、鲍国安、吴晓东、陆树铭、李靖飞、洪宇宙、魏宗万、张光北主演,总投资1.7亿元人民币。

该剧演述的是三国时代的故事,是魏、蜀、吴的兴亡史,共分为《群雄逐鹿》(1—23集)、《赤壁鏖战》(24—47集)、《三足鼎立》(48—64集)、《南征北战》(65—77集)、《三分归一》(78—84集)五大部分。

着重表现的是乱世中多个政治集团间错综复杂、紧张尖锐的斗争;这种斗争发展成为连接不断的对政治权力的争夺和军事冲突,造就了从东汉末年到西晋初年将近一个世纪中的风云变幻。

剧情简介:

东汉末年,山河动荡,刘汉王朝气数将尽。内有十常侍颠倒黑白,祸乱朝纲;外有张氏兄弟高呼“苍天当死,黄天当立”的口号,掀起浩大的农民起义。一时间狼烟四起,战火熊熊,刘家的朝廷宛如大厦将倾,岌岌可危。

正所谓乱世出英雄,曹操、公孙瓒、袁术、袁绍、吕布、刘备、孙策、关羽、张飞、诸葛亮等各路豪杰不断涌现,从群雄逐鹿到赤壁之战,从魏蜀吴三国鼎立到三分归一统,波澜壮阔的三国时代的大幕缓缓拉开……

参考资料:

百度百科-三国演义

热门标签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合作| 法律声明|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 ©2015-2017 十大头条 陕ICP备16006294号-1

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网站声明。